手机版 - 网站地图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际 > 正文

抑郁患者会自我恢复吗?

编辑:admin 时间:2018-11-17

事实是,有一部分人的确会自然的好转,但好转并不表示他没有接受任何“治疗”。抑郁症的治疗主要依靠药物和心理咨询,药物用来稳定心理状态和提高生理的积极性,而咨询则提供了找出抑郁原因的途径,发现自己治愈抑郁症的力量。很多从抑郁中走出的人都说过,自然的好转并不是抑郁症自己走了,而是接受它的存在,用自己的方法治愈它,这和心理咨询的过程非常类似。

但是,抑郁症常使人没有信心去面对它,恢复的过程中也常有不切实际的目标,希望快速的“赶走”抑郁症。因此,如果没有好的应对方法,不接受任何治疗的抑郁症可能变为慢性抑郁。据统计显示,受抑郁症困扰而不治疗的人中,抑郁的症状会持续6个月以上,有的甚至长达几年,而其中自杀率为5%至15%。

另外,慢性抑郁也会带来一系列的生活问题,包括越来越多的无故旷工,饮酒过多,抽烟和身体状况下降。脑扫描研究还显示,慢性抑郁使大脑中负责记忆和高级认知功能的区域萎缩。

抑郁患者会自我恢复吗?

如果接受治疗,抑郁症多长时间能够好转?据心理咨询师统计,一般在一到两个月内,就能体验到抑郁的消退。抑郁症的治疗并不困难,关键是正视它的存在,寻找自己的解决方法。

很清楚自己的脾性里,有一种抑郁的成分存在。它和欢愉相对,就像十字街头的红绿灯,相互轮转替换,只不过间隔的频率没那么机械而已。

读过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。据说,深度抑郁症的患者,常常不认为自己身患抑郁症,就如一个醉汉强调自己没醉一样。精神的疾患不似肉体之痛那样尖锐鲜明,而是起之于精神,衍生于精神,本身吞噬理智,又怎么可能给自己作出理智的判断?

感谢命运,并不至于使我陷入不能自拔之境。但一个男人,为人处世必会流露自己的风格。他人的眼光是我的镜子,外来的评价是对我的定义。不止一次吃到好友的苦口良药,说我脸上越来越难见笑容,即使笑也是笑不由衷,表面的作势。在下意识状态下,我总那么愁唇紧合,忧眉深锁,好像心头正缠满了蒺藜,吊足了秤砣。曝光在人家的印象底片上的,十足是一副郁闷积聚的苦相。

愁从何来,为何而愁?想人生能载几多愁?心平气和时,也常这样问自己。也许,这与遗传不无关系。在我的记忆里,我的祖父以及我的父亲,都是习惯于抑郁的人。作为他们的后代,不能否认我的血液里,遗传着祖先性格的一些信息。母亲常说,我的脾气与我父亲如出一辙。而她担心的正是这一点。一旦性格定型,抑郁将成为我挥之不去的终身伴侣。人的品性有了抑郁的土壤,人生万事皆可成为抑郁的种子,在心头发育,像爬山藤一样夤缘而上。

的确,想想自己,能引得自己茶饭无味寝不安枕的事,真是不胜枚举。而能让我心旷神怡意气风发的事,却总是少之又少。回首前尘,总觉得人生的道路坑坑洼洼,泥泞费力,不知经过怎样的摔爬滚跌才撑过来的。已经过去了的种种波折烦累,不由自主一遍遍重新咀嚼,一遍遍再度品尝其中的酸涩苦辣。但越是咀嚼越能凸现这些损人的味道,就越使那些欢愉甜蜜的体验后撤百步,无处寻找。整个过去只剩下一堆破旧的回忆。

我知道抑郁有百弊而无一利。几年前,给广州一位智者写过信,请教怎样走出抑郁的阴影。然而未曾等来他的开导之言,却从报上看到他轻生的消息。这位可敬的前辈,曾经以一颗爱心,通过书信或面谈,拯救过许多走到自尽边缘的失意人,而他自己却最终成为抑郁症的受害者。后来又听到一位正值风华的歌手飞出楼外,香消玉殒,罪魁祸首也是抑郁。其实平常生活中折在抑郁里的人,何止他们。我已经认识到,抑郁虽不至于使我面临险情,但阵阵的袭扰,时时的捆裹,空耗人多少精血神气,糟蹋掉多少个美妙日子!

我很清楚,我不可能完全摒弃抑郁。它成了我性格的一个分支,永远会留在我的潜意识里。科学也证明人有不同的气质类型,“抑郁质”为其中之一。既然我属于抑郁质型,幸与不幸还有什么值得分辨?悲观和怨天尤人,不仅于事无补,反而徒增无谓的烦恼,使抑郁元素积淀得更多更沉。细细思之,能采取的好办法,莫过于在理智上将抑郁与开朗当做自己身上的一种自然存在,对之正视和善待。既然抑郁时不时要胡搅蛮缠一番,为何不在其任性时与其“谈判”一番呢?

热门文章

网站地图 | 热门标签

Copyright © 2018 至上励合全球首站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联系邮箱:ceocmd@126.com

Top